吃喝玩乐寻机敛财 两面人生终食恶果

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  2016-05-16

    最近四川省苍溪县财政局原局长王仁祥严重违纪被开除党籍的消息在当地引起了强烈反响。因受贿、收受红包礼金、违规经商谋利650万元等问题,王仁祥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并移送司法机关。
      “生财有道”,吃喝玩乐中处处“有利可图”
      王仁祥担任县财政局长后,经常有人请他在外吃饭、喝酒、品茶、玩牌,看到经营者数着大把大把的钞票,他“灵机一动”,看准了“生财之道”。
      王仁祥先以家属子女名义租下两间门面房开起了一家小饭馆。凡有人请客吃饭,王仁祥便主动介绍到自己的小饭馆,还美其名曰:“大酒店太贵,要节约。小饭馆环境还不错,菜品也还可以。”与同类饭店相比,虽然王仁祥饭馆的菜品价格高出许多,生意却异常火爆,来消费的客人要么是找他办事的工程老板,要么是有求于他的机关事业单位财务人员。
      无酒不成席,光吃饭不喝酒怎么行?于是,很有“商业头脑”的王仁祥又从中看到了“商机”,迅速与他人合伙开办了一家酒行,专卖中高档白酒和红酒。每次有人询问王仁祥喝什么酒时,他总是说到某某酒行买两瓶某某酒就行了。酒行“幕后老板”是谁,大家都心知肚明,却只能按王仁祥的意思办。
      除了吃喝,王仁祥还喜欢打牌,于是便经常有人邀请他到茶楼打牌。看到经营茶楼收入高,王仁祥的心思便又活络起来,安排亲属开了一家私人茶楼。有事找他帮忙的,酒足饭饱后,就到他的私人茶楼陪他打上几圈牌。一场牌局下来,除了别人“手气不好”输给他的钱外,王仁祥还能收300至1000元不等的茶水钱。
      某工程老板曾私下说,找王仁祥办事一般要“出血”五次,吃饭出血、喝酒出血、品茶出血、打牌出血,最后签字时还要送上红包再出一次血。
      “笔下生财”,利用资金拨付权大肆敛财
      当上县财政局长后,王仁祥将原由其他分管领导负责的财政资金分配方案审核权、农业发展项目资金分配拨付签字权紧紧攥在自己手中。在苍溪县,承包项目工程的老板们都明白,想要项目资金拨付快,必须按王仁祥的“规矩”来——先用红包“打点”到位,否则资金就会滞后拨付,甚至长期拖欠。
      成都某公司董事长黎某为了拿下苍溪县嘉陵江三桥建设工程,将公司20%的股份无偿送给王仁祥,并将王仁祥的长子聘为公司员工。随后,在王仁祥的积极引荐及运作下,黎某如愿以偿地拿下了标的1亿多元的工程项目。为掩人耳目,王仁祥还与黎某商定更改公司注册资料,将送予王仁祥的股份变更到黎某妻子名下,实际仍为王仁祥所有。该工程项目在王仁祥的一路关照下,资金拨付比正常招投标项目还迅速,而王仁祥在项目中的干股预期利润高达200余万元。
      在王仁祥眼中,按不按自己的“规矩”办,是承包商能否按时收到工程款的重要标准。2014年至2015年间,苍溪县土地项目承包商李某多次找王仁祥请求拨付工程款,王仁祥总以财政没钱等理由推诿。多方打听王仁祥的“爱好”后,李某等人决定以打牌故意输钱的方式变相行贿。李某等人先后三次邀请王仁祥在茶楼打牌,故意输给其47万余元。总是自己一个人在“和牌”赢钱,王仁祥明知对方意图,仍“心安理得”地照赢照收。而每次牌局后,李某等人总能在一两天内收到工程款。
      王仁祥喜欢个人说了算,把财政的钱看成自家的钱一样随意调拨使用。2013年初,苍溪县个体老板胡某等人承包了一条乡镇公路,为了尽快回笼资金,找到王仁祥帮忙。王仁祥看到有利可图,便将革命老区专项资金30万元安排给胡某。以同样方式,王仁祥还为个体老板张某解决了项目欠款70万元。如此“好心”的背后,是这些老板们按“规矩”送的红包礼金。经核实,王仁祥先后29次收受他人现金179万元。
      两面人生,“万贯家财”终究“黄粱一梦”
      沉溺于纸醉金迷的王仁祥,在年轻的时候却是另一副模样。他出生于贫苦家庭,中学毕业后考入乡镇工作。深知工作来之不易的他,通过多年脚踏实地的奋斗,从一名普通干部一步步成长为县财政局局长,掌管全县财政大权。
      当上财政局长的王仁祥,接触大量财政资金和企业老板,没有思考如何帮助政府理好财,却盘算着怎样利用手中的权力谋取私利。三年时间,通过各种“敛财之术”,为自己赚得盆满钵满。
      “作为财政干部,必须清正廉洁,一定要管住自己的嘴,不能乱吃乱喝;一定要管住自己的手,不能乱拿乱收;经常与老板、与项目、与资金打交道,一定要做到常在河边走,就是不湿鞋……”接受组织调查的前一天,王仁祥还在全县财政系统党风廉政建设大会上一本正经地对他人提要求。但他自己却台上一套,台下一套,说一套,做一套,在权力和金钱的诱惑面前输得一塌糊涂。
      “公款姓公,一分一厘都不能乱花;公权为民,一丝一毫都不能私用。”苍溪县纪委相关工作人员表示,王仁祥的惨痛教训再次警示,党员干部必须不断加强党性修养,明底线、知敬畏,决不能为一己之私放弃原则,为捞取好处损公肥私,为蝇头小利自毁名节。